幸运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幸运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22:43:5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治力量在选举季节对政治筹码的需求,决定了在“强买”过程中,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表现出将收购tiktok作为证明“国家治理能力”的重要证据,通过简单粗暴实施“极限施压”来达成交易的艺术,形象地说,房地产中介商先压价、再交易、最后抽佣金的习惯套路,表现无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对中国持战略焦虑,同时在国内政治博弈中处于劣势的政治力量,他们希望通过打压TikTok来获得政治收益,因为“TikTok=中国”,打压TikTok等于打压中国,等于消除中国威胁,等于展现本届美国政府捍卫自身国家利益、保障国家安全的治理能力。在2020年11月总统选举来临之际,这也意味着政治上的正向收益,尤其有助于消除新冠疫情在美国失控所导致的治理能力危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这一轮非常具体的博弈出发,TikTok面临的是美国三种不同类型的力量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尔·盖茨接受彭博访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需要说明的是,这里的类比,从来不是今天的美国是否和当初的秦国那样处于扩张状态,而是从应对类似威胁,即应对非经济强力为后盾的勒索时的回应策略;或者说,我们要回答的问题是,面对这种勒索性的“强买强卖”时,有限度的退让,是否可以成为一种有效的应对策略?显然,我倾向的答案是,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脸谱CEO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攻击TikTok,视频截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汪文斌回答:关于中美媒体领域发生的事情,事情是非曲直非常清楚,是美方无理挑衅在先,中方所采取的有关措施,完全是应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、驻美机构被迫进行的必要对等反制,完全是正当合理防卫。美方不断升级对中国媒体的打压行动,从登记为外国代理人,到列为外国使团,从拒绝20多位中国记者的签证,再到变相驱逐中国媒体驻美记者,现在又采取歧视性的签证限制措施,将所有中国媒体驻美记者,包括常驻联合国记者的签证,限制在三个月之内,给中方媒体正常工作报道造成极大干扰和不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博弈论的框架看,对于TikTok的“强买”就是一场经典的小鸡博弈,而TikTok的选择,等同于在两车刚发动之际就选择打偏方向,拒绝“最坏的结果”;即使抛开民族主义的立场,单纯作为商业博弈策略而言,也很难说这不是一种最糟糕的选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,最终交易结果是TikTok变成了一张“皮”:资本/股权结构中,微软及其引入的美国资本,100%全面接管;治理结构中,TikTok与字节跳动母公司切断所有联系,不再有任何隶属关系;有中国属性的投资者,只能从微软或者其他资本的结构中,获取TikTok后续的收益,但在TikTok的运营发展中没有任何的权限,这样的“TikTok”能够被定义为存活下来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在短期内陷入眼下的尴尬局面,不去讨论回应策略的话,上述三种力量形成的打压TikTok共识,是至关重要的原因。当然,第一种政治力量希望通过打压的过程得分,至于是否真的彻底消除,或者说打到什么程度,以得分而定;第二种资本力量,作为“强买”的主体,显然希望通过打压来“压价”,尽可能降低成本,提高收益;第三种力量,关注的是“没有TikTok很重要”,目的是接盘TikTok退出之后的市场份额,在物理层面消灭tiktok是第三家的核心诉求。